Google分拆搜索和人工智能业务的背后,是人事斗争还是?

谷歌(google)近期做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业务调整,分拆了其最核心的搜索和人工智能业务部门,而不是继续捆绑在一起。

 

随着搜索和人工智能部门的相互独立,原高级副总裁Giannandrea的工作职能分别被两位分管副总裁接管。外界传言:这是一场重新洗牌式的人士斗争,并会伴随着架构及人员的巨大调整

 

但在小易看来,人事斗争的说法或许存在,但google此次业务调整背后还有更多人员配置和战略方面的考量

 

不爱管人爱研究的原负责人

 

作为拆分前的搜索和人工智能部门负责人,Giannandrea于2010年加入谷歌,当时正值谷歌收购了他的创业公司MetawebTechnologies。这是一位标准的技术大牛,他所开发的Metaweb技术可以说购成了谷歌人工智能的基础。

 

在完成收购后的二年时间内,谷歌悄悄建立了一个数据库,将关键字与有数亿个“实体”(人物、地方、事物)关联。并在2012年,宣布升级其搜索功能。

 

运用Metaweb语义搜索将不同的词汇联系在一起,谷歌的搜索结果网页将不再只显示一个蓝色链接列表,还将提供用户所输入的搜索关键字的直接答案,为谷歌提供更多的销售广告的机会,维持其占有主导地位的市场份额。

 

但技术控们往往都有管理方面的弱点,Giannandrea也是一样。此前调整,有消息人士表示Giannandrea的兴趣在于AI和研究,而不是管理产品团队,他的秉性也成为了此次分拆的一个重要基础

 

据悉,这位技术大牛将会继续留在谷歌,从事他更热爱的人工智能研究方面的工作。

 

分拆或大大提高效率

 

科技网站Engadget曾披露,在同一部门架构下,谷歌搜索和人工智能需要共同承担大量目标一致的工作,这给很多搜索和人工智能初创项目都平添了不少障碍。

 

原因是:互为同一部门时,从协同性角度来说诚然更好,但人工智能在各个领域的全面应用已经远远超过搜索这个场景以Metaweb技术为例,除了能为谷歌带来更准确的搜索内容,其关键技术之一的语义分析语义分析已经在围棋对弈、自动驾驶、图像识别、语音识别等多个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

 

通过拆分,搜索业务的新任负责人Gomes可以更专注搜索本身的发展,而不需要兼顾更多人工智能方面的需求。同样,接棒人工智能部门的谷歌老臣Dean也将根据业务应用场景的不同需求来制订规划,而不用拘泥于搜索场景。

 

总而言之,分拆后可以让两个部门的工作重心各自侧重,提高公司的整理效率

 

 

人工智能优先战略的集中体现

 

过去一年,谷歌CEO“劈柴先生”一直反复强调公司已经从移动为先,转变为人工智能为先并表示:“人工智能可以让更多的谷歌产品保持竞争力。”而此次的拆分算是劈柴先生真正兑现了他此前的口述战略。

 

早在2005年就开始布局人工智能领域的谷歌,一直以来的投入都非常大。单从投资来说,一份来自RS Components的研究表明,谷歌在人工智能方面已经花费了39亿美元用以收购初创公司,而紧随其后的第二大科技巨头亚马逊披露的金额仅为8.7亿美元

(美国几大科技巨头近年来在人工智能领域方面的投资笔数一览)

 

通过多年不断的投入和收购,谷歌在人工智能人才,计算能力和数据的指标,各方面都处于领先地位。它可以负担得起最顶尖的开发,并且拥有从无人机,汽车到智能软件等各种项目应用领域。

 

谷歌的创始人早期是机器学习的忠实拥趸,并始终将其视为竞争优势。而谷歌目前来看也确实成为了人工智能的先驱者。

 

附录:

根据CB Insight统计,细数近年来被谷歌收购的AI初创公司:

 

Clever Sense(2011年12月13日被Google收购)

 

Clever Sense是本地推荐应用Alfred的开发商。Alfred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将人工智能和机器算法有机结合,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场所推荐,推荐的场所包括附近的餐馆、咖啡厅、酒吧和夜店。Clever Sense被Google收购后主要应用在Android中。

 

DNNresearch(2013年3月12日被Google收购)

 

DNNresearch公司是由深度学习大神Geoffrey Hinton与他的两个研究生Alex Krizhevsky和Ilya Sutskever成立。由于谷歌在本次收购中没有获得任何实际的产品或服务,所以本次收购实际上属于人才性收购,收购的主体是为了这三人团队。

 

Deepmind(2014年1月26日被Google收购)

 

虽然被谷歌收购,但是DeepMind一直是独立运营的,他们的目标是开发能够“独立思考”的软件。为了能够开发这种类型的人工智能软件,DeepMind在海量数据集合的帮助下使用机器学习等技术训练自己的人工智能去完成某些工作任务。

 

Jetpac(2014年8月17日被Google收购)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Jetpac通过Instagram等社交图片分享工具制作城市导游服务。通过分析食品、装饰和人物图片,Jetpac的软件便可对城市的各种特点进行分析。

 

Jetpac被收购前有三款智能手机应用,包括一款城市导游助手、一款图片分析器和一款图片探测工具,被收购后并入Picasa中。

 

Emu(2014年8月6日被Google收购)

 

Emu是一个类似语音助手Siri但却是“通过文本消息服务的内置助手”。

 

它整合了类似Siri个人助理的功能,将会根据你的聊天记录,自动执行移动助理的任务。比如自动建立日程、设置时间提醒、甚至还能帮你预定餐馆。Emu被Google收购后主要用于GoogleHangouts以及Google Now中。

 

Dark Blue Labs(2014年10月23日被Google收购)

 

Dark Blue Labs是一家深度学习公司,主要从事数据架构以及算法开发工作,被收购后并入DeepMind。

 

Moodstocks(2016年7月6日被Google收购)

 

Moodstocks公司成立于2008年,作为一个小的创业公司,他们的规模并不大。

 

Moodstocks公司是以图像识别技术为主,并推出了智能手机的图像识别应用程序MoodstocksNotes。在加入谷歌在巴黎的研发团队之后,他们将继续研发自己的视觉图像识别工具。

 

api.ai(2016年9月19日被Google收购)

 

api.ai的API可以透过语音辨识、意图辨识和上下文语境理解等技术,让电脑理解人类语言并转换为行动,协助开发者打造类似Siri的对话式智慧助理,可用于聊天机器人、App、智慧家电等。

 

api.ai提供了业界领先的会话式用户界面平台,能够协助谷歌指导开发者持续开发优秀的自然语言界面。

 

Halli Lab(2017年7月12日被Google收购)

 

Halli Labs于今年5月22日在印度的孟加拉创立,专注于建立深度学习和机器学习系统。

 

AIMatter(2017年8月17日被Google收购)

 

计算机视觉公司AIMatter。这家公司成立于白俄罗斯,开发有基于神经网络的AI平台及SDK,可帮助在移动设备上快速处理图像,它还有一个基于其技术的图像编辑应用Fabb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