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头条
摘要

区块链早期布道者的心酸往事后来,传销“产业不断迭代”,衍生了上述的各种新型资金盘.MMM 是典型的"互助盘",哈尔滨人张…

广告也精彩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区块链早期布道者的心酸往事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后来,传销“产业不断迭代”,衍生了上述的各种新型资金盘。MMM 是典型的"互助盘",哈尔滨人张天明还受 MMM “启发”创立了传销组织善心汇,购买“善心种”(实为激活码)“布施”,随后等待感恩“受助”。张天明把善心汇包装成扶贫济困、民族大业的事情;把自身包装成大慈善家,接受媒体采访,主打低线城市和贫困山村,在某些网点甚至被奉为神。换了名头之外,本质与 MMM 无异。


核心攒局者、社区运营者、拉盘者、不明真相的韭菜——资金盘的运作与水深的币圈玩法多处重叠,许多传销行径披着“区块链”的外衣。



已经被定性的传销币有 MFCCLUB、UC摩根、中华币、云数贸五行币、中非币、万福币、U币、Vpay等


正如自媒体牛顿先生所言:“从查尔斯 · 庞兹的邮政票据投资破败入狱(庞氏骗局),到国内P2P公司的跑路,再到空气币站台大佬退出币圈。资金盘长盛不衰,从未消失。”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区块链赐予赌博的革命之路:公开透明的资金盘


很多人以为资金盘是“空手套白狼”,无本生利,实则不然。


询问了一些知情人士之后,我们发现,操盘者需有技术+渠道+营销,要掌握多项互联网创业必备的技能。


在数字时代,基本没人搞传销不依靠“网络效应”,加上有的传销模式设计得特别复杂,人力操作成本巨大,“技术”成为第一生产力。


区块链投行负责人由熙向我们透露,为了快速上线,资金盘系统的开发一般找外包公司,成本在 10-15 万元。


东经是一家技术开发公司的 CTO,偶然接触到几个疑似资金盘的案子,他表示报价按需求而定,复杂的系统可能需要几十万。“有的做得大的客户对系统的承载量、速度和 UI 要求很高,他们还会找一些名人站台。”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渠道和营销(即获客能力)是资金盘或传销组织最具核心竞争力之处。MMM 之所以在众多庞氏骗局中“脱颖而出”,与其宣传手法不无关系;善心汇主打乡镇,依靠扶贫和宗教包装;还有打着知名外资机构或者冒充其他合法公司的方式。

最怪异的当属渠道。


营销是包装,本质是有组织地公开说谎。因而我们把“资金盘”叫做骗局,称投钱进去还帮忙拉人头的人为受骗者。若明知被骗,是受骗者,还是合谋者?


这就是渠道。传销中的渠道之首,是经理人培训学校的“校长”。“校长”手下掌握着数十万“忠心耿耿”的经理人,他们“训练有素”、“参盘无数”,知道如何快速拉人头入局,他们就像互联网的地推大军,曾是微商、是 P2P 地推大军、是互助盘布道者、是资金盘经理人,是传销模式生生不息的力量之源。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而作为传销渠道,也是有“规矩”的。核心的开盘者,可以骗外围者,不能骗中间人。一旦他们发现操盘者在开盘之初,就有跑路的迹象,只打算骗一波,这个盘大抵就玩不成的。由于资金盘的关键是源源不断入局的人头,后来者决定先进者的收益,如此规则也促使操盘者不宜在一开始拉进来太多人,否则容易后继无力;若市场向好,即便提现人数一时过多,操盘者也需要加点钱“拉盘”,撬动更多资金进入。


很多参与资金盘的人内心清楚“迟早会崩盘”,但只要开盘者守信,后来者接盘,他们就能稳赚不赔。


这些当局者在投机和赌性的驱使下进场,寄希望于自己不是最终的“接盘侠”。对他们而言,资金盘不是骗局,是赌局。


这样的心态不难理解,但毕竟资金盘是毫无保障的——提款都靠黑卡,兑付看心情,遭遇了黑吃黑也无处喊冤,区块链的出现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个痛点。

不久前大火的以太坊游戏 Fomo 3D 就被称为“永不跑路的去中心化资金盘”,模式与传统的分红盘有点像。不同在于,当奖金池的倒计时结束时,最后一个买钥匙的人将分走奖池绝大部分的奖金。


人们并不讨厌 Fomo 3D,而是前赴后继参与,并绞尽脑汁想发现或成为下一个它,模仿之流一夜遍地。比如,EOS 版的 EOSSTUD 团队诈骗 4 万余 EOS 跑路。


“你知道一个资金盘游戏的产品经理有多难找吗?”


一无所有者最敢赌。币圈的熊市正当其时。由熙设想通过区块链资金盘游戏来获客,加入的用户可以通过后来的投入获得收益,最后一个人只能获得约七成。该游戏只支持几乎已经归零的山寨币,反正散户也不在乎。现在这个计划万事俱备,就缺产品经理。


而对此最有经验的,就是以前专门设计资金盘机制的人。


这就是区块链最大的悲哀:解决的最大痛点是资金盘“庄家跑路”,少数的爆款游戏是个资金盘,不少用户和人才也来自资金盘。


无怪乎有人讽刺,区块链最大的应用还是资金盘。区块链加持的“薛定谔”资金盘:巨大染缸与自我预言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最可怕的不是恶魔,而是难辨“天使”还是“恶魔”的混合体。


上文我们介绍了币圈中“纯粹的传销币骗局”和“公开的资金盘赌局”。而更困扰我们的,是那些真假难辨,既不时被指为资金盘,又披上合理包装的模式。比如 Fcoin 带火的“交易即挖矿”。


6 月 20 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微博中将“交易即挖矿”模式“定性”为资金盘。其核心论据是,如果交易所没有手续费收入,只靠平台币上涨盈利,那么将依靠拉盘生存。此后,不少媒体跟进,长篇抨击 Fcoin 的资金盘模式终有崩盘的一天。


【时事要闻】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

在舆论场的大战之外,不乏有创业者认为交易即挖矿只是获客方式罢了,类似传统互联网的补贴。比如火币创始人李林,他认为交易即挖矿只是一种早期营销模式,相当于把整个平台的未来收益分给早期的贡献者,这种模式确实不具备持续性。他还表示,这种模式应用不好会成为用户很大的危害,如果交易所未获得良性成长,风险巨大。“你要有非常巨大的能力来把控风险,要非常强的能力,在短时间内取得快速的发展,抓住交易挖矿的有效期,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交易所。”


但是,把交易即挖矿做成纯粹资金盘的交易所并非没有,仅有数百用户的交易所,靠着平台币获客、拉盘,每天盈利超过十万元,这就是活生生的资金盘。


根据前述定义,资金盘有两个特点:1、没有造血功能(没有价值),2、拆东墙补西墙(前人收益来自后人接盘)。仔细推敲之下会发现这个定义不够严谨。


先用“归谬”法,我们会发现满足第二点的金融场景不在少数:股票、外汇、黄金等一切有二级市场或“能炒”的品类,大多数人靠升值而非分红/交割盈利;风投、楼市、养老金等,何不都需要接盘侠;甚至保险的赔付金,也是来源于其他人投保。如前文所言,不少区块链项目的运作方式确实类似传销。


可是,世界上存在着不少可能有价值,却也具有投机属性的金融产品。既然第二点不好用,判断的关键点落在了是否有“造血能力”。


我们尝试问这几个问题:“投的钱去哪儿了;收益来自哪;标的本身有无价值;这个模式的终局如何?”一般来说,价值投资的回本周期较慢,而资金盘通常没有真正的产品,只能靠高收益吸引后来者为前入者提供收益,奖金几乎没有沉淀(比如接近 100% 甚至以上的分红比例,理论上回本越快,崩盘越快)。表面来看,收益率远超常识,回本周期短,那基本可以判定为资金盘。


这意味着,一个金融市场中的企业(项目)一旦失去“造血能力”,就沦为资金盘。


不过,币圈大多数都是早期项目,要求一个早期项目有“造血能力”并不现实。在互联网模式中通常会换个问法:这个项目有无创造价值、有无满足用户痛点/需求。落到可统计指标中就是“你有多少用户”?太早期的就只能看需求和团队。


交易所、溯源、电商、游戏、公链,我们能说区块链行业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用户、只有散户,却很难说这些赛道没有需求。于是判断资金盘的关键都落在了团队。


是不是资金盘,取决于真实用户有多少,取决于创始人一念之间,取决于项目最后有没有成功。


这就是所谓的“薛定谔”的资金盘:不到崩盘那天,你都不知道它是不是资金盘。

说回 Fcoin,如果真实交易量>刷单量,它就不是资金盘;但互联网有句话叫做用户习惯养成,就算初始都是刷单,后来转化成真实交易量,是不是就从资金盘变成非资金盘了呢?上述市值管理团队负责人甚至说到,如果平台起初赚了大把钱,他可以后来才开始认真做事,用这些钱不断去尝试新玩法,洗白自己,起码你活下来了。“最怕的是,你能用传销的方式赚钱时,你怕这钱太脏不屑赚,之后才后悔莫及。”


劣币驱逐良币。


二级市场、市值管理之风气普遍存在,发币决定着你无法安心做事。一位创业者说,他朋友的公司本来做得半死不活,“但也是在做事”,有意“发币自救”。“我告诉他你一旦发币,就不可能好好做事了。”果不其然,碰上熊市,即便发了币,这家公司也还是亏的,但 CEO 已然是骑虎难下。


“区块链是我见过的最怪异的圈子,在技术、信仰、理想的包裹之下,已经无法分辨这是什么。”一位知名交易所前员工感叹,“这个圈子可能聚集着全中国价值观最不正确的人。”


诚然技术圈中不乏类似中本聪等区块链极客信仰者,但他见得更多的是所谓“区块链创业者”和“信仰者”——心怀技术理想、口谈去中心化和乌托邦,以为自己在做、在投资有价值的事,实际上连什么是区块链和能解决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的人跟宗教骗局中的受骗民众有何区别?


可是在区块链中,他们不是外围被骗的受害者,而是这个谎言的编织者和背书者。他们不是二三线城市的人微言轻的市井小民,而是手持百亿基金、能撬动一众韭菜的意见领袖。


曾经投身资金盘的是一群被主流社会边缘化的人,他们“蛊惑”的也是最弱势的人。而加上“区块链”的滤镜,社会地位更高、能一呼百应的大佬与项目方站在了一起。这些自带流量的人,如滚雪球一般吸引着后继者填坑买单。在前沿技术与社会实验的口号下,很难看懂、也很难说清,它究竟是什么。


说穿了,早期项目投资本身也是九死一生,机构有甄别机制,更有风险承担能力,散户没有。监管规定上市公司需要业绩支撑,区块链二级市场则是一片空白。


在这个市场里,面对层出不穷的诱惑,大部分人没有能力辨别,这究竟是助你一本万利的投资,还是累你血本无归的骗局。


可以确定的是,眼前为如斯豪赌,身后是万丈深渊。


马夫罗季的传记电影中《MMM金融金字塔》中,他在招揽合伙人安东时说:


资本主义建立在每个人贪婪的基础上,这些贪婪各自为战,耗费了巨大能量,我可以购买贪婪,收集这种能量。


每个人带来货币形式的个人贪欲,利息越来越多,贪婪也不断增长。


与黄金不同,贪婪是取之不尽的资源。一个人得到的越多,他想拥有的就越多。


贪婪无处不在,没有那么大的资本,你就配不上那么大的贪念。


(韩城、由熙、东经均为化名,感谢接受采访的知情人士。)


  • 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
印花修身无袖连衣裙
Pacewear 腾讯HC 智能手表 运动防水定位心率电话苹果蓝牙标准版 咨询客服 领取60元优惠券
半身裙毛呢裙裤
商品3
广告也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