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黑洞:再不抓人,江山没了

  • A+
所属分类:头条
摘要

V神、比特币基金会创始人、BM、BB等熟悉的身影,其中Ripple 创始人 Chris Larsen排名第一,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Joseph Lubin排名…

广告也精彩

我发誓!我分享的文章等,你都会感兴趣的,并都可以下方留言区吐槽的!

感恩与你同行,压力山大的80、90们!余生,喝杯茶,感悟这世间所有的美好!我们的口号:茶派新生活,我选茶小萝!



1


一哥们,人很好,但对股市真的水土不服。做股票近十年,成功把本金从数千万做成了数百万。


此君在2017年中一次聚会上,无比苍凉地感慨股市挣钱之不易,买股票真TMD不是人干的活以后,从朋友圈消失了。大家以为他心灰意懒,去闭关自省,或者金盆洗手做实业去了,还一度担忧他会不会消沉,会不会想不开。


但最近他满面春风出现了,散财童子一样,低调且近乎随意地开始了风险投资:四处问谁要钱,这个创业公司丢一、两个亿,那个创业公司丢一、两个亿,都是真金白银。


我非常清楚他过去的家底,问哪来的钱?此君甚是轻描淡写地坦诚回答:发代币发的。三个月发了两个ICO,一个募集了3个亿,一个募集了20个亿,都是短时间超募,回头我送你几个我发的币。


据说这正是国内币圈“创业公司”现在的套路:


1、币圈ICO老司机领进门学习套路;


2、外包技术、白皮书;


3、找大佬站台;


4、联系海外基金会、注册公司、律师认证等;


5、私募;


6、巨额交易费谈妥交易平台;


7、打点媒体刷一波宣传;


8、上线发币;


9、坐庄操作价格;


10、收割韭菜;


11、向境外转移财富,走向人生巅峰


… …


在聊了很长时间的币圈那些套路之后,此君谈了发自肺腑的疑惑:你说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做梦一样。我都不知道我祖上积了什么德?这都不能算抢钱了,一个胡编乱造、漏洞百出的白皮书,一堆人硬是抢着给你塞钱,拦都拦不住。

(某ICO白皮书里的团队介绍,懒惰到了直接百度一个老外充数)


末了他很不屑地甩了我一句:搁着币圈不捞,傻*才在股市刀口舔血。


2


此君只是币圈造富神话的一个小案例。事实上,类似他这样投身(机)币圈,然后极短时间捞到中国绝大多数家族数百年也积累不起来的财富的,是一个批量的群体。他们如同1049年救命稻草一样投机革命的贫农,一夜之间就完成了翻身上位,从赤贫到掌握巨量财富“主人”的魔幻蜕变。


币圈造富之快,捞钱之易,在人类有据可查的商业金融史(金融诈骗史?)上,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绝无仅有的孤例。


福布斯近日发布了首个“虚拟货币”领域富豪榜(加密货币净资产),我们看到了瑞波CEO、Coinbase老大、V神、比特币基金会创始人、BM、BB等熟悉的身影,其中Ripple 创始人 Chris Larsen排名第一,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Joseph Lubin排名第二:



而华人有一位闯入了前三。出乎意料的是,此人不是发代币的“畅销书作家”李笑来,不是卖挖矿机的比特大陆CEO吴忌寒,而是为数字货币开“交易所”的币安网CEO赵长鹏:


(登上福布斯封面的赵长鹏)


撇开福布斯数据的可靠与否,我们看到的是这样一个财富转移速度:赵长鹏这个华人程序员,从创建币安(Binance)平台到大富大贵,仅仅只用了6个月时间!


玩币圈捞钱,不外乎以下三个主流玩法:


1、发代币也就是所谓的ICO,基本类似股市的IPO,来钱快,规模大,搞定一单发行,少则几个亿,多则几十上百亿,轻松到手。但路径长一点,过程复杂点,这是李笑来等绝大多数“币圈创业”者的玩法;


2、卖挖矿机。这个算是给挖金矿的人卖铁锹和水,是有一定技术含量的比特大陆CEO吴忌寒等人的玩法。以目前月出货量上百万台(业内人士透露),每台毛利不低于一万考量,月毛利几十亿轻而易举,其聚财速度丝毫不亚于发代币;


3、开交易所。这个不同于深交所、上交所这样官方背书并承担连带责任的交易所,目前所有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就是民间个人自己开设的一个网站而已,无需任何人批准,开发上线,有人用,就OK,这是币安(Binance)网、火币Pro站、OKEX,和BitStar等的玩法。以赵长鹏的币安(Binance)网为例,一天24小时不间断交易,一天成交不低于61亿美元(据 Coinmarketcap数据),双向不低于千分之一的手续费计,日入金也在近亿元级,这还不算每单ICO可观的上市费用,以及做市商费用。


无论哪种玩法,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来钱速度,快得都堪称恐怖。


事实上,由于币圈人士的财富来得快得让他们自己都发抖和害怕,所以他们的财富绝大多数要么刻意低调隐瞒,要么转移海外,我们表面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以数字货币今日总的体量以越来越多的民间(韭菜)参与者(币安网每周新增数百万用户,仅在今年1月10日的一小时内,就有24万人注册,平台不得不暂时关闭注册通道),很多玩币圈的业内人士都已心照不宣默认这样一个事实:世界首富,以及中国首富,早在2017年底就已易主。


剔除农民起义这种“打土豪,分田地”暴力剥夺财富的非正常时段,人类史上从没在未增进整体劳动生产率,未创造新增财富的和平时期,仅仅通过存量财富的转移(诈骗),而实现整个社会阶层在如此短时间内、如此大规模的结构转换。


问题在于,从政府到民间,我们到底应该怎样看待和应对这种暴风骤雨式的财富转移与阶层转换?


请记住我在前面的文字里字斟句酌选用的那个词:财富转移。


财富转移与财富创造,两字之差,天壤之别。


3


技术本身并不可耻——这句话是被乐视送进监狱的快播CEO王欣说的。


(刚出狱的王欣受到互联网圈的热烈欢迎)


这句话用在区块链上,依然成立——尽管我至今还没有完全搞懂区块链,但我相信这是一个有可能改变或者颠覆很多东西的技术架构。而技术本身并不可耻。


但如果你打着“改变人类的技术”之名,去行坑蒙拐骗之实,那就不是可不可耻的问题了,而是罪与非罪,进不进监狱的问题。


截至目前,区块链最成功的落地应用就是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问题在于,目前99.99%的数字货币,都是如假包换、有去无回的骗局。


很多在VC圈几乎拿不到钱走到破产边缘的企业,一旦加上区块链的概念,再配上一份商业计划书,拉几个所谓的币圈大咖站台,然后就能在一路同盟的掩护下,登上数字货币交易所(这个世界的纳斯达克),收割全世界的小韭菜。真正有价值的区块链项目不是没有,而是太少。我们看到的更多是浮躁和狂热,本来踏踏实实搞开发的人也坐不住了,买点币每天看盘炒币,心都飞走了。


ICO的本质,可以理解为让初创企业直接“上市”,对其发型的数字通证直接赋予流动性。我们都知道,在资本市场,流动性本身就是价值。如果我们能对一坨垃圾资产赋予流动性,比如庄家拉盘,就会有更多的投机资金(韭菜)进场搭车。庄家打算在什么时候下车,我们其实并不知道,所以小韭菜们只能每天提心吊胆,如履薄冰的看着曲线图的起起伏伏,他们哪管那个通证背后的业务是否运转良好,团队是否靠谱踏实,市场反馈是否积极正面。


他们只关心自己囤的这点币,有没有庄家来拉盘。跌的时候,创业团队是否回来积极的护盘?他们来到这里只有一个原因:因为隔壁老王两个月前买了点XXCOIN,两个月翻了30倍,换上路虎了。既然隔壁老王可以,凭什么我不可以?


其实,数字货币交易所所展现的人性,跟我们的股票市场没有本质的区别。股价上涨,一定是要买盘大于卖盘的,而买盘,如果不是看好公司财报、增长数据或者未来发展战略的价值投资人、机构投资人,那就一定是做市商刻意拉盘,越小的盘子,越好超控。所以这里展现出的人性的贪婪和恐惧,真是血琳琳,赤裸裸的。


空气币的发行(ICO)与股市的IPO没有任何本质区别,币就是发币团队用来圈钱的一个工具——区别在于,股市IPO的每一股股份,对标的是上市公司业已存在的实物资产,而代币对标的“资产“,只是发币团队的一个idea,或者叫空气。


如果有人说卖空气给你,你肯定骂他是神经病。于是他们换了一个叫法,不是空气,而是空气币——于是民众趋之若鹜。


区块链的核心是去中心化,但代币的发行,恰恰回到了一个中心化的发行主体与现实世界法币的唯一不同是,法币(比如人民币、美元)是由政府暴力机器背书的中央银行发行的,而代币是由一个头脑里不知是充满了马斯克狂想主义,还是就为了赤裸裸骗钱的个人发行的。


这是一个巨大的讽刺,也是所有代币发行者(骗子)永远无法自圆其说的尴尬痛点——但这一点也不会妨碍他们一夜暴富,并心安理得地把用空气圈来的钱转移境外,大肆挥霍。


简单点说:挖出来的币(比如比特币)是有其存在价值的。而但凡发出来的币,99.99%都是骗局无疑。


上周股市暴跌时,币安网CEO赵长鹏“颇有深意”地转发了一条推特:“美国股市上周市值蒸发1万亿美元,这比所有虚拟货币总值还高。”赵长鹏的跟评是,“就这样还有人鼓吹’比特币是泡沫’。我觉得真正的问题是,‘股市和比特币,谁才是泡沫?’”


赵长鹏其实误解了市场的意思:至少于99%的空气代币而言,它们是无权叫泡沫的。


换句话说,有实体资产对标的股票,估值过分时能叫泡沫。根本没有实体资产对标的空气代币,与泡不泡沫已无关,而是骗局


4


大家都知道区块链技术虽然是开源的,但区块链之下不同场景的代码,却是千差万别。


但在币圈有个独特的业务叫买代码。


“花几个月去开发代码,周期太长,最好直接去市面上购买”,以为币圈掮客称,目前市场价格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比如,区块链溯源的代码,供应链的代码,“在币圈内部,都可以搞到”。


这相当于,你把别人创业项目的核心技术和底层代码盗过来,做个一模一样的项目。


有了代码之后,“掮客”就会帮助他们包装项目,设计应用场景,撰写白皮书。


币圈的人都知道,虚拟货币必须要有应用场景,否则就是“空气币”,一文不值。


“如果没有设计应用场景,资深一点的投资人,就会避而远之”,掮客称,购买代码、包装项目、设计场景,他帮助项目将整个流程走下来,会收取其中5%的币。


真的和区块链毫无关系,简直是非法集资大会。


实际上,市面上的现状,比我们想象得还要混乱。


一位“掮客”告知小编,除了空手套白狼那一条龙服务外,“我甚至可以帮你包装团队,虚构简历等方式,但要收10%的币。”


小编了解到,市面上这样的“掮客”至少有上百位,他们都是原来币圈的达人,对ICO的流程了如指掌,他们有些自己也发行了ICO,有些只帮别人做嫁衣,规避风险。


有了团队,有了项目,有了白皮书,下一步,就是建一个ICO项目官网了。


然而这些依然有“捷径可走”。


很多网站都可以直接购买ICO项目的官网代码。


开发者钱源称:“你可以随意指定任何ICO项目的网站,全部可以仿”。


一个官网,除了页面外,底层还需要“钱包”、“区块链浏览器”、“众筹技术”等一系列代码。


“只要1万块,三天就能搞定”,一位业内人士称,先付一半,试用加维护3个月后,再付剩下一半。


而最近三个月,他已帮12个ICO项目上线了官网,“目前运行非常顺畅”。


各方配合之下,只需一个月,成本不足20万,一个什么都没有、全靠包装的ICO就可顺利出生。


5


既然是再明显不过的骗局,为何还有这么多人自愿入瓮?


无它,无恒产者无恒心,在中国这样一个历史上财富创造、分配与继承机制堪称扭曲的大环境里,所有国人都习惯了走简单粗暴的捷径获取短期财富,“打土豪,分田地”的暴力剥夺是最受青睐的一种,坑蒙拐骗是比较受青睐的另一种。


大家都在骗,不参与就完全没机会。


更何况还有比特币这种7年655万倍的惊世骇俗涨幅案例摆在面前,穷怕了的国人被刺激得嗷嗷叫是必然的:


至于比特币会不会一个月跌去60%,则不在他们考虑范围之内了——认赌服输,万一运气好,赢了呢?好在中国人都没有宗教信仰,并不在意来世——反正迟早都会死的:



在这几个月时间,大量与币相关的项目出现,比如,炒币的媒体、币圈公关、ICO项目培训等等,这条产业链迅速集结,所有的人,都想从中捞金。


“这就是一个历史级、世界级的暴富风口,错过,这辈子不可能再有。”前行者,不断如此“点化”后来者。


“我们就是来割韭菜的。”某位准备做币圈媒体的创始人直言不讳,他们想做项目测评,告诉炒币大军,哪些项目更靠谱,“但实际上,也是为了割更高级的韭菜”。


而同时,这些团队开出的工资,都是天价。“入职2万,还给你一些代币,项目上线,立马翻几十倍,几个月就财务自由。”该创始人称。


“这个行业待久了,你会得失心疯,所有人都失去理智,都疯了。”圈内人称,暴富的诱惑太大,机会太多,没几个人能气定神闲。


每个参与ICO的人心里都想竖立个财富榜样,想创造一个所谓的“财富神话”,想给自己活着找个期望和奔头。他们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是个倒霉蛋,好运气都站在别人那一边,所以大家都愿意心甘情愿地去想象一个个所谓的财富神话,这种心情可以理解。就像我小时候玩老虎机,总觉得倒霉的是自己,中奖的全是别人.


但事实却是,所谓的财富神话,不过是成年人世界的鸡汤罢了。币圈只有笑话,没有神话。大佬们会告诉你现在赚了几千万,不会告诉你当年一无所有的时候。


其实你最后会发现,所有的财富,都不是刮大风里吹来的。都是给人们美好品质的奖赏:隐忍、果敢、坚强、前瞻性,假如这个世界有什么是珍贵的,那一定是一个人身上的品行,无论是找对象还是找朋友,或是投资,都是一个道理。


6


人类历史上,金融骗局多了去了。郁金香泡沫、南海泡沫、密西西比泡沫、邮币卡,还有暴雷的中晋、泛亚、某租宝,这一个个金融泡沫,或精心设计的庞氏骗局,其本质从未改变,只是换了一个外壳,却总是能够在时代舞台上登场,演绎得“惊天动地”。


他们都在利用人性的贪欲,而让其疯狂,理智全失。随他去吧。抓人之说,过了。


如果不抓人,整个江山没了呢?


这绝非危言耸听,而是基于代币的几个基本特征:


1、99.99%的代币是集资骗局无疑。因为它并不创造新财富,只是实现了对存量财富的掠夺与转移;


2、这种存量财富的转移,其规模与速度,都远超P2P这样的“小儿科”——ICO抢钱者汹涌而入,国内几个大一点的“交易所”排队等着上市的代币都高达数千个,一个大一点的“交易所”日手续费圈钱也可轻松过亿——所谓的“币圈一天,人间一年”;


3、绝大多数这些被轻松转移(掠夺)而来的存量财富,将一去不回——没有几个ICO的人是真想去做什么实业的,要么被转移出境,要么被无效挥霍。


对任何一个国家而言,财富和资本的积累都是艰难的,而代币的以上特征,对国家而言,就是一个巨大的资本吞噬黑洞,且流失速度以天计,以小时计:


1、如果ICO圈的钱来自实业或者富人,则直接侵蚀实体资产负债表,减少整个社会的投资额;


2、如果ICO圈的钱来自韭菜或者穷人,则直接破坏居民资产负债表,减少整个社会的消费额;


这种资本吞噬黑洞,将悄无声息、大规模、高速度、不可逆地持续抽走社会的总需求——这对转型举步维艰、脚步踉跄的中国经济,是不可承受之重。如果置之不理,完全可能把中国这架本就千疮百孔的大船拖入黑暗的深渊。


好在监管层已经有所动作。2017年9月4日,监管将ICO直接定性为“非法公开融资行为”,并正式叫停。ICO落荒而逃,很多项目不得不退币清场。但ICO产业链迅速从国内腾挪至国外,甚至发展得比原先“更好”,本出海渡劫的ICO 却“飞升”上仙。没有了监管的大锤,参与者走向一个更加自由,也更加疯狂的世界。代投跑路,平台监守自盗,没有节操的甚至直接坐庄......鱼龙混杂的交易所、发币机构换上新马甲,继续大发其财,代币滥发和诈骗混杂其中,私募代投行为开始在QQ群、微信群和朋友圈上演,圈内稍有影响的带头大哥,受某个币种所在团队的请托,只需拉个微信群,就能“对韮当割”,原来公募占80%份额,私募占20%的ICO,出海之后结构颠倒,多数项目,私募达到了80%的比例,而这些私募对象,相当多仍是中国人....


换汤不换药!


人性是经不住考验的,人类投机的疯狂是没有上限的,通过炒作的造富效应在全球引起的ICO狂热,已经开始蔓延到很多跟区块链原本没有任何关系的企业和家庭。他们并不懂区块链到底能做什么,但他们看到了代币也许能让自己一夜暴富。这样的泡沫和骗局已经越吹越大,卷入的家庭越来越多,民智不达,传销不止,没有监管的打击,不敢想象会是怎样的光景。


更关键的是,这会影响主权权威,侵蚀整个传统金融架构。


一个国家,货币权、经济权是国之根本!


空气代币市场的混乱,必然冲击现有的证券市场构架与制度设计。如果放任其发展,下一步会衍生出令人眼花撩乱的金融品种与交易市场,将很快颠覆几乎主权货币具有的所有交易市场与品种制度设计框架。


如果不加以监管,这无疑是悬在国家主权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放任其在海外的发展,等同于将国家的经济主权拱手让人,这和将守卫我们故土家园的军队送与乱匪并无二至。


尾声


马斯科的火箭壮举,犹如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惊醒了装睡的中国人。

喊了百年的口号“落后就要挨打”,如今拿出来也不过时。


中华复兴靠的不可能是官僚、主义和疯狂的代币骗局,更不可能靠茅台和房地产。如果时代回避不了泡沫,就把它吹在科技、实业上吧,泡沫破灭后,哪怕出一家伟大的企业都值。


重复一下标题的提醒:再不抓人,江山没了!


文自港股那点事

  • 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
Pacewear 腾讯HC 智能手表 运动防水定位心率电话苹果蓝牙标准版 咨询客服 领取60元优惠券
半身裙毛呢裙裤
唐人街探案 大朋vr一体机M2 Pro 头戴式VR眼镜  虚拟现实电影视频 1万+部影视 百款游戏
半身裙时尚
广告也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