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到底是谁的系统性风险?

众筹本身“小额”“分散”的结构本身的特点是承受风险能力高,你看完《一步之遥》骂娘也就是为几十块的门票出口不值的怨气,没见谁去政府门口闹事儿要求法办姜文。

2012年当我开始创业的时候,我面临着很多困难,而大部分困难来源于准备不足,创业的心态、方向、团队,最重要的还有足够的资金。和很多创业者一样,我一边开始所有的创业准备,一边拿着商业计划书去找投资人,结果很失望,在我见过很多很多普通创业者根本见不到的机构、著名投资人、非著名投资者之后,一无所获,我费尽周折但无法开启我的创业梦想,并且伴随着焦急和失望情绪日增,几度打算放弃创业重新回到职业经理生活。

当我将失望的情绪通过微博微信表达出来的时候,很多熟悉的朋友、很多陌生的朋友都问:我能为你做点儿什么?要不,我们帮你凑点钱?

于是,你们知道的,全中国包括台湾和香港,有1194个投资者为我当时还没进行工商登记的美微传媒筹集资金,后来,大家管这件事叫众筹,中国第一例股权众筹,我的投资者大部分是我新浪微博的粉丝,他们有的是公司老板,有的是普通工人,有的是个体经营户,甚至有人的通讯地址上写着某个偏远城市的某个理发店,100元,200元,500元,1000元,5000元,很多人转账的时候都捎带了一句话:相信你。

相信你。这三个字有多重你知道吗?重得曾经让一个40岁的中年胖子潸然泪下,在这个人和人之间越来越缺乏信任感的现在,在连亲戚都难以启齿借1万块的尴尬背后,他们整整为我筹集了387万元人民币,只用了不到十天的时间,而完成这一切之前,我和他们素未平生、平白无故,而众筹,让我在2013年的春天,跟这么多人彼此不同的生活交界。

当证监会给我的众筹认定为“非法证券活动”的时候,我的所有投资人哈哈大笑,他们说别担心,我们就非法了怎么啦?你好好做,不要辜负我们就够了。我们所有的投资者都在电话调查中向证监会表达过:我们知道风险,亏了拉倒。证监会进行众筹调研的时候,他们对证监会领导说:即使朱江亏光我们的钱我们不闹事不上街不拦车不为难政府。

众筹,其实背后是信任,是这个社会努力重建人与人之间新关系的出发,而群体是不具备那么悠长稳妥百无疏漏的思考能力,虽然我不能无视风险存在,并也以多份不算完全慎密的合同约定了彼此的责任和义务,但推动众筹的力量,却从来不是来源于趋利,在这一点上,放大风险并且为可能的社会系统性风险设立藩篱是毫无道理的。

在过去的这一年里,很多人跟我探讨过关于众筹的若干问题,最核心的还是:它到底是不是金融?或者说它到底是不是民间金融?我一直不认为所谓众筹属于金融的范畴,金融的本质是以货币的形式进行价值的跨时间互换,从我的案例表面上确实是:投资者用货币支付给我,通过我的经营(跨时间)获得收益。那么按照这么推导下去,金融的核心是风控,为了防止群体事件的发生,这种事情应该控制在一定的人群数量和金额以下,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

最后问题似乎就只剩下一个:谁的系统性风险?

我们的数据,参与众筹的80%投资者的投资金额都介乎1千至5千之间,他的特点是投资者通过对发起人的认同,小额分散式聚集资金,帮助发起人启动项目,“小额”+“分散”的结构本身的特点是承受风险能力高,你看完《一步之遥》骂娘也就是为几十块的门票出口不值的怨气,没见谁去政府门口闹事儿要求法办姜文,现在监管部门所担心的系统性风险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有这个精力还不如去关注一下P2P跑路的风险,过早打疫苗是出于保护市场,但也极有可能孩子死了。

所以我们还是呼吁政府监管机构不要给众筹当成金融,更不要以金融业务的互联网化的本位思维来对待,至于非法集资,非法吸储这些事情,该法治的归法治,该监管的抓大放小,政府老是奋不顾身地挡在法治前面,法治就没法再前进,最后变成彼此的累赘,众筹这件事,就算翻了天,比起上市公司造假圈钱,也实在是1%的生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