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和大猩猩的最大区别,竟是决定人类未来的关键!

70000年前,人类的祖先只是一种微不足道的动物,我们史前人类对地球的影响其实和水母、萤火虫或麻雀一样没多大区别。

但是现在,我们人类却控制了这个星球,站在了生物链的顶端,甚至轻易就能决定其他物种的生死存亡。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人类究竟是如何进化成为生物链顶端的呢?我们是如何从毫不起眼、在某个角落混吃等死的猩猩,变成地球统治者的呢?

通常,我们寻找自身与其他动物在个体上的差异。我们想去相信–我也想去相信-我自己是特别的,我的身体,我的大脑,让我比一只狗、一只猪或者一只猩猩更加优越


然而事实是,在个体层面,我跟一只猩猩是如此让人尴尬地相似。

如果你把我和一只猩猩一起放在一个孤独的小岛,同时看看我们谁能更好地生存下去。我肯定会赌那只猩猩赢,而不是我自己。

这不是我个人有什么问题。我估计,如果他们把你们任何一个人和一只猩猩放在某个小岛上,那只猩猩也会活得比你们更好。


这说明:人类与其他动物的真正区别不是在于个体层面,而是集体层面。

人类控制地球是因为他们是唯一能够大规模并灵活地合作的动物。是的,有其他动物也能够大规模地协同,比如蜜蜂、蚂蚁这类社会性昆虫,但是他们做不到那么灵活。

他们之间的合作是非常有局限性的。基本上,一个蜂巢只能通过一种方式来运转。如果面对新的机会或危机,蜜蜂不能在一夜之间重新发明一个社会系统。比如,他们不能够处决蜂后并建立一个蜜蜂共和国,或者一个蜜蜂宗教。

其他动物,比如狼、大象、海豚、猩猩这类社会性哺乳动物,他们能够更灵活地合作,但是他们只能在小规模地合作,因为猩猩之间的合作只是基于一只对另一只猩猩的熟悉。

如果我是一只猩猩,你也是一只猩猩,我想跟你合作。我们需要私下地了解你。你是什么样的猩猩?你是一只好猩猩?你是一只坏猩猩?你值得信任吗?如果我不了解你,我怎么能跟你合作呢?


唯一能够同时掌握两种能力,能够灵活地合作并能非常大规模集体协作的动物就是我们,现代人。

在单对单,甚至10个对10个的情况下,黑猩猩也许比人类强。然而,如果1000个人类与同等数量的猩猩对抗,人类能够轻易取胜。理由很简单,那1000只黑猩猩完全不能协同合作。



如果你把10万只黑猩猩塞进牛津街,温布利球场,天安门广场或者梵蒂冈,你看到的将会是完全混乱的局面。想象下10万只猩猩涌进温布利球场的画面,简直让人彻底抓狂。

当人类成千上万地聚集在一起,通常我们不会陷入混乱。恰恰相反,我们看到的是相当精细有效的协作组织网络。人类史上所有的显著成就,无论是建造金字塔或飞奔月球,都并非凭借一人之力,而是基于大规模灵活协作的能力之上。

试想一下你现在看的这篇文章的同时:你和成千上万个同时用手机看这篇文章的人一样,大多数都素昧平生。同样,你也不认识制造你手机的人,或者为你的手机提供上网信号的人。我也不认识电脑和网络或是手机的发明制造者。

然而,即使对彼此毫不了解,我们依然可以一起完成这次的思想交流。这个是黑猩猩没法做到的。


当然,它们可以交流,但你绝不会看到它们跑到老远去给其他地方的黑猩猩群体作关于香蕉、大象或其它可能吸引它们的演讲。

协作当然并不总是带来好的结果。人类过去及现在所做过的所有恐怖事情,我们一直在做一些非常恐怖的事情–比如战争,就是基于大规模的协作。监狱,屠杀场,集中营都是协作系统,而黑猩猩不会有这些。


现在假设我已成功说服你相信这点–由于人类可以大规模灵活协作,我们在掌控着这个世界。


好奇心强的听众脑中浮现的下一个即时问题则是:


我们具体是如何做到的?是什么让我们从所有动物中脱颖而出,可以进行如此大规模协作?


答案是  想象力!

我们之所以可以跟无数的陌生人灵活进行合作,那是因为在这星球上所有的动物当中,唯独我们,懂得创造和愿意相信虚构出来的故事。


一旦每个人都相信同一个虚构的故事,每个人就会遵循统一的规则,统一的行为规范和统一的价值观。

所有其他的动物只用他们的沟通系统去描述现实。(好比如)一只大猩猩会说:“看!来了只狮子,我们赶紧跑吧!”或者“看!那里有棵香蕉树!我们过去摘香蕉吧!”

相反,人类不仅用他们的语言描述现实,也用来创造新的、虚拟的现实。


人类会说:“看!上帝就在我们的云端之上(监视着众生)!如果你不按照我的旨意去行事,你死去的时候就会被上帝惩罚,诅咒你下地狱去。”


如果你们相信了我所创造出来的故事,你们就会去遵循统一的行为准则、规则和价值了。然后你就可以与他人合作了。

这一切只有人类才可以做到。你是永远无法说服一只大猩猩会给你一根香蕉,仅仅承诺他说:“你死了之后,将会升上大猩猩的天堂,你会因为你现在的德行而获得非常多的香蕉。所以赠我一根香蕉吧!”

从来没有猩猩会相信这种故事,只有人类才会相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操控着这个世界,而大猩猩它们只能被锁在动物园和实验室里面。

现在你或许会开始接受——没错,在宗教的领域里面,人类通过深信同一个故事来去通力合作。


成千上百万的人会齐聚一起,大兴土木建造一间天主教堂或者一座清真寺,或是一起在十字军东征或护教运动中并肩作战。因为他们都深深相信同一个关于上帝、天堂和地狱的故事。

但我更加想强调的是,正是这同一种机理可以解释其它所有形式的人类大规模合作活动,而不仅仅在宗教领域中才适用。


举个例子,在法律的领域中,世界上现今大部分的法律体系是基于我们对于人权的信念。但是,人权是什么呢?

人权正如上帝和天堂一样,它只是我们创造出来的故事而已。它们并非客观存在的实际,它们也不是某种关于人类的生物学作用。拿一个人,切开他看看里面的东西,你会找到心脏、肾脏、神经元、荷尔蒙激素、DNA,但是你不会找到一种叫“权利”的东西。

你唯一可以找到权利的地方,只有在过去几个世纪里我们创造出来并四处传播宣扬开来的故事当中。它们或许是很积极向上的、很好的故事愿景,但它们始终只是我们凭空制造出来的故事。

这一规律也适用于政治领域。现代政治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民族与国家。但是什么是民族和国家?它们不是客观现实。

一座山是客观现实。你可以看到它,触摸它,甚至闻到它。但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像是伊斯兰或伊朗或法国或德国,只是我们发明并极度迷恋的一个故事。


经济领域也如此。


当今全球经济中最重要的角色就是公司和企业了。今天,我们许多人,也许为一个公司工作,比如谷歌或丰田或麦当劳。这些公司到底是什么呢?


它们是律师所谓的法律虚拟。他们是被我们称为力量强大的巫师——律师所发明并维持的教义。

这些公司整天在做什么呢?主要来说,它们努力挣钱。但是,什么是钱呢?



同样,钱也不是客观现实;它没有客观价值。拿一张绿色的纸 美钞 来说吧。 看看它,它没有价值。你不能吃它,你不能喝它,你不能穿上他。

但是随后就来了这些大师级别的讲故事的人――那些大银行家,财政部长,首相。――他们给我们讲了一个令人信服的故事:“看,你看到这张绿色的纸了吗?它实际上值10个香蕉。”

如果我相信这个故事,你也相信,大家都相信,它就起作用了。我可以拿着这张无价值的纸,去超市,把它给我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作为交换得到我能真正吃到的香蕉。这是令人惊奇的事儿。

你对黑猩猩就永远不能做这种事儿。当然,黑猩猩也懂做交易:“是的,你给我一个椰子,我会给你一个香蕉。”那能行得通。


但是,你给我一张没价值的纸然后你希望我给你一个香蕉?没门儿!你以为我是什么,愚蠢的人类吗?

钱,事实上,是人类发明并讲述的最成功的故事,因为它是唯一一个大家都相信的故事。不是所有人都相信神,不是所有人都相信人权,不是所有人都相信民族主义,但是所有人都相信钱和美钞。甚至拿奥萨玛 本拉登来说吧。他憎恨美国政治美国宗教和美国文化,但是他一点都不反对美元。事实上,他还相当喜欢它们。

那么,总结一下吧:我们人类控制着世界因为我们生活在双重现实中。所有其他的动物生活在一个客观现实中。他们的现实由客观的存在组成,像河流,树木,狮子和大象。我们人类也生活在客观世界里。在我们的世界也有河水,树木,狮子和大象。

在过去几个世纪,我们在这个客观存在的世界之上又建立了第二层虚拟的现实。这现实是基于虚拟的实体而建立的,如国家,上帝,金钱,公司。


而且更令人惊讶的是,研究历史我们会发现,这虚拟的现实越来越有强大而有生命力。


以至于今天,世界上最有力的约束武器竟然是这些虚拟实体。


时至今日,河流,树木,狮子,大象的生死存亡取决于这些虚拟实体的决定与意愿,如美国,谷歌,世界银行等,这些仅在我们人类的规则中有意义的虚拟实体。

看完以上这些精彩的观点后,应该有不少看官能理解人类能统治人类依是因为人类具有想象力,并通过想象力达成共识,接下来,一些还不是那么理解的看官估计又要开始发问了

那这又关区块链什么事呢?为什么要说区块链将会颠覆世界?

提出这些疑问的朋友,请点击以下的 链接了解什么是区块链

因为只有当你在了解区块链的原理,以及它将能解决的问题后,那么你再结合这篇文章,就会对区块链将会改变世界有更深层次的理解了。

觉得文章不错请点赞;觉得对朋友有用请转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