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嫁妆20万,我花光了就离婚。”

今天的文章,根据读者口述改编,为方便记叙,以第一人称呈现。

——甘北

大专毕业后,我在老家找了一份工作,事少离家近,唯一不好的,就是钱少。

我既抽烟又喝酒,隔三差五还要请朋友吃饭,那点钱当然不管用,再说,男子汉大丈夫,谁又能真正甘心,一辈子窝在小地方混吃等死?

我做梦都想发财,却苦于没有门路。做生意没有本钱,身上又没一技之长,更吃不了起早贪黑的苦。正在苦闷之际,我认识了D哥。

D哥是某国企的经理,人脉广,好交友,第一次见面,他就跟我掏心掏肺,告诉我小城市拼的都是人脉资源,学历和本事都未必有些人一句话管用,还说自己的工作就是别人帮忙解决的。只要我能把人际关系打通,一定能混得如鱼得水。

D哥的话说得实在,句句犹如醍醐灌顶。对于我这种硬件条件的人而言,还有什么比这更快的成功捷径?从那以后,我就开始跟D哥混。

他人仗义,也有本事,我有什么交通违章、办证签证,都是他出面找人“打招呼”,一个电话就能搞定。我叫他一声大哥,他就什么都罩着我,有什么饭局都叫上我。

那一年多,我认识了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当然不像跟D哥那么铁,但总算混了个眼熟,其中有几个都答应,等单位一有空缺,就帮我安排上去,还说要给我介绍做生意的门路。

为此,我当然喝了不少酒。红的、白的、啤的,我酒量很好,所以大家都乐意叫我。有时大家还会特地打招呼,让D哥把我带上。

我知道那种场合,人家叫上我多半是为了挡酒。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想混进那个圈子,总得牺牲点什么吧?再说,在我们那个小地方,不应酬就想叫人给你办事,那是不现实的。

都说酒桌子上出感情,我就像一条“卧龙”,躺在酒池子里,等待腾飞的那天。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我结婚以后。

2015年,我在家里的介绍下,认识了后来的老婆小琪。她是家里的独生女,岳父岳母很疼她,单是陪嫁就给了20万,其中12万买了车,另有8万是存款。

小琪人很善良,对我也很好,就是有点娇气,受不了一点冷落。我出去喝酒,她十次有八次要掉眼泪,说自己一个人在家,怎么怎么孤独,又质问我是不是真心爱她。她一个女人家,哪知道我们男人的抱负哟?

刚开始,我总是跟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说,现在我们成家了,过两年就得要孩子,衣食住行都是钱,我怎么能不去应酬?

起初她还能听进去,慢慢地就烦了,公然跟我顶嘴,说我天天出去喝酒,除了把身体搞坏,没有半点用处。

是,这两年来,我除了捞到一点小恩小惠,没有什么别的好处。但我们做人做事,目光不能这么短浅,人脉就在那里,总有一天会用上的。

这些话小琪通通不信,她越来越“作”,三天两头地跟我争吵,说我没有尽到一个做丈夫的义务。有一次,D哥找我出去玩,她竟然当面发起疯来,说D哥是狐朋狗友,是他带坏了我。

D哥只能尴尬离去。我当然气坏了,辛苦经营了两年的人脉,眼看就要毁于一旦。心一急,我就打了她一巴掌。

小琪是独生女,哪受得了这种气。马上就收拾行李,连夜回了娘家。我郁闷得不行,一方面想借酒消愁,另一方面也想和D哥修复关系,便又约了他出去,到夜市上喝了一回。

就是那点酒闯了祸。我们跟隔壁桌起了口角,大家都喝多了,就不由分说地打了起来,混乱中,我用凳子敲破了一个人的头……

 

小琪来拘留所接我回家,眼睛都哭肿了。

她说自己不该任性,那天不跟我置气就好了。我把人打成了脑震荡,当然不可免要赔一点钱,这些钱,都是小琪用自己的积蓄,帮我填上的。

那一刻,我心里是愧疚的,觉得对不起小琪,一把年纪了,还要老婆帮忙善后,我算什么男人?也正因这个事,我才察觉,原来妻子这么在乎我。

为此,那两个月,我收敛了一点。一星期总会抽出两、三天时间,呆在家陪小琪。

然而我发现,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喧嚣的夜生活,不喝酒不出去玩,心里怎么都不得劲。有时候,我都忍不住问自己,到底我是单纯地喜欢喝酒,还是真的为了经营人脉?

这个疑团很快就抛诸脑后了,因为小琪怀孕了!我要做爸爸了!

经济压力立马摆在眼前,工作几年,我一点存款都没有,小琪工资也不高,我们拿什么来养孩子?我开始陷入焦虑中,找D哥喝酒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小琪为此闹过,她说她挺着大肚子,我却夜夜笙歌,喝得酩酊大醉而归,偶尔还要吐得满地都是,要她来收拾现场……

她哭得声嘶力竭,我少不了要哄她逗她。或许正因如此,我更不爱回家了,相对于外面自由的空气,谁想要面对一个孕期暴脾气的女人?

我和小琪的关系陷入了僵局,生意上倒是很有进展。D哥告诉我,有一个好的养殖项目,收益非常高,而且稳赚不赔,但需要一笔启动资金,问我有没有意向。

这样的机会,我当然不会错过,哪怕我对所谓的项目一无所知,依旧相信D哥的判断,这么多年的哥们,他不会骗我的。

钱从哪儿来呢?我想到了小琪的陪嫁。

我把想法跟小琪说了,却不想她死活都不同意,又是哭又是闹,还威胁我说要去医院打掉孩子,她一口咬定,那项目根本是个骗局,不可能赚得到钱。

我哪里会相信她的判断!D哥在国企混得这么好,难道见识会不及一个女人?

为了这几万块钱,我几乎把嘴皮子都磨破了,就差没给小琪下跪了,我反复给她讲我这几年的苦心布局,讲我的理想和抱负,什么好话烂话都说了,才终于打动了她,她答应借钱给我,但如果这次有去无回,就不准我再去喝酒鬼混了。

我二话不说立马答应,就这样,钱到位了。

 

如你所料,钱自然是有去无回的。

所谓的养殖项目根本就是违规的,什么手续都没有,非但不能投入经营,还招来了有关部门,把场地都拆除了,前期投入全部打水漂。

D哥说,他投入了十几万,同样打了水漂,出现这种局面,他也没有料到,可能是上面“招呼”没有打到位,也可能是得罪了哪位头面人物。

总之,钱就这样没了。

我跟小琪的关系,自然是更加紧张。当时她已经怀孕七个月,天天在家以泪抹面,说嫁到我家来,受了多少委屈,又说整个孕期,我对她是多么冷漠……

原本赔了钱就心烦,被她这么一闹,我更心烦了。那段时间,我们白天吵,晚上也吵,吵得头皮都发麻。坦白说,我不是不爱她,我想多挣点钱,就是想让她过上好日子,现实不遂人意,我有什么办法?

就这样,在争吵中,我们迎来了一个不足月的孩子,生下来就住进了保温箱,几经波折才平安出院。有了孩子,家里的琐事就更多了,奶粉、尿片,还有无穷无尽的哭声,闹得我更心烦了,一刻都不想呆在家里。

我几乎确定了一件事,我天天出去喝酒,可能真不是为了虚无缥缈的发财机会,而是聊以打发内心的空虚,或者说是为自己的无能,找到一个合理的掩饰——看吧,我努力过了,只是天不遂人愿。

为了逃避家庭的责任,我几乎夜夜不归家。总有赴不完的局,偶尔我请客,大多时候是别人请客,我们举起酒杯,畅谈那些泛泛的空话,俨然就快活似神仙。

我压根没有想过,独自在家带孩子的小琪,处在怎样的境遇中。

她说自己得了产后抑郁,成天动不动就哭,脾气也很暴躁,有时还会拿孩子出气,她说她死了才好,还说等孩子大点,就要跟我离婚……

我总觉得她是在小题大做,带个孩子而已,又能有多累?

再说,那段时间,我倒真搞到了一点钱。可能是D哥对之前投资的事心怀愧疚,又给我介绍了一点资源,靠帮人跑腿代办手续,一个月竟然能赚好几千块。

有了钱,我就更堂而皇之地不回家了。我把兄弟看得比什么都重,哪有应酬往哪儿钻,跟上瘾似的,全然把家庭抛在脑后。

 

直到去年十月的一天——我开车出去玩,把人给撞了。

重伤,一条腿给撞没了。伤者家属闹上门来,揍了我一顿不说,还向我索赔三十万。更要命的是,这家人在当地还有点地位,这笔钱不论于公于私,都是跑不掉了。

我差点急白了头,赶紧找平时玩得来的哥们求助。却不料,大家一听到这种事,要么说身上没钱,要么说家里还有事,别说借钱,就连个愿意来看我的都没有。

D哥倒是来了一趟,他安慰了我一番,说自从上次投资失败,他也看明白了——平时大伙一块吃吃喝喝,交换点小门路和小资源还行,真到了重要关头,谁都指望不上。真正有权有势的,谁会瞧得上咱们?

是啊,谁都指望不上。我这才发现,这些年过得有多荒唐。

我以为自己出入各种饭局,早就混得风生水起。其实在别人眼里,我不过就是个跳梁小丑。所谓的人脉和资源,不过是一场等值的交换,我什么都没有,就凭喝几杯酒,就想挤入上层社会?

这都几年了,那些答应给我安排工作的,一点动静都没有,那些答应带我做生意的,半点油水都没给我,为什么我偏偏执迷不悟,愿意相信这些空头支票呢?

唯一会站在我这边的,是小琪。

跟那年打架被抓一样,小琪又一次救了我。她又是找娘家帮忙,又是跟伤者家属协商,忙得没日没夜,终于把赔偿谈了下来,对方松了口,答应只要赔二十万。

但就是二十万,我也拿不出来啊。

平时柔弱的小琪,此刻却异常坚定,她向我爸妈借了十万块,又毅然卖掉了那辆陪嫁过来的车,连同卡上为数不多的一点存款,全部拿了出来,才把事情摆平。

我心里感动又悔恨,恨不该从前把时间,都花在了不切实际的应酬上,反倒忽视了身边真正重要的人。我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对小琪好,却不料,她这么坚决,竟是已做好了离婚的准备……

小琪说,一场婚姻,她算是看明白了,我就是个无能又懦弱的男人,嘴上说得天花乱坠,实际上手高眼低、好高骛远,既没有真才实学,又吃不得半点苦。

3年的婚姻,还有20万陪嫁,她通通不要了,只求带着孩子离开我……

 

是的,我离婚了。

我还记得分家那天,岳父岳母来接小琪和孩子,老人在一旁抹泪,小琪也在偷偷掉眼泪,只有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哭得嘹亮高亢。

小琪什么都没说,就提上行李走了。我猜,她的心一定早伤透了。

我没脸去送她,就只能窝在房间里。她把家收拾得很干净,衣服、鞋子、袜子,通通叠好放在柜子里,就连医药箱里的药,都是齐备的。

我突然想起刚结婚那会,小琪天真活泼的样子,她总是缠着我说爱她,总是把头枕在我腿上撒娇,这几年,我都对她做了些什么呀……

那场车祸改变了我的人生,它把我从一场迷梦中撞了出来,也撞跑了我的婚姻和一个爱我的女人。

我如今时常一个人坐在家里发呆,一遍一遍地想,那么多孤独的夜晚,小琪是怎样一点点地熬过的?

我知道,像我这样懦弱的男人还有很多,宵夜档上、酒吧里、KTV里,到处都有那些为了逃避压力和责任,用酒精和交际麻痹自我的男人。

不知道他们,又要何时才能幡然悔悟?

我如今快30岁了,除了债务一无所有,老婆跑了,孩子也跑了,那些酒肉朋友都绝交了,我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我拜托北北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就是想要提醒那些还沉醉在迷梦中的人,不要被镜花水月所迷惑,不要等到失去了,才知道悔恨。

 

推荐阅读

“前女友得了癌症,向我借5万块钱。”

22岁嫁给爱情,28岁离婚了

“3胎女儿,负债8万,备产第4胎。”

“原谅我4次的女人,我出轨第5次报答她。”

“我骗了4个姑娘裸婚!”

.▼.

作者简介

甘北,你的情感闺蜜,我有一间大房子,活够了就去死。我还有一个公众号,写男欢女爱,也写世情冷暖,欢迎你来做客。微博:甘北Lily,个人公众号:甘北(ID:ganbei1990)。新书《你喜欢,不如我喜欢》,正在全网热售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