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的灵魂纪录片,男女看了,都得流口水…

美国,新奥尔良。

 

一个大胖子,站在一家餐厅门口,胡子拉碴,一脸衰样。

 

他刚踏进餐厅,就被服务员赶了出来。

 

服务员说:对不起,流浪汉不能进来!

胖子想问候服务员母亲,但他控制住了,跑去搞了一套像模像样的西装…

 

二十分钟后,胖子回到餐厅,他的待遇发生了180度的变化,他的餐桌上出现了:蛋黄酱鲜虾、海鲜秋葵浓汤、伊芳蟹肉烩…

 

胖子大呼:奇迹啊!

奇迹吗?

不,这不是奇迹,因为,服务员终于认出了他的身份…

 

这个胖子,是闻名全球的餐饮大亨,曾被《时代周刊》评为“年度最有影响力的人”,他就是:大卫·张。

最近,他携手Netflix拍了一部纪录片,里边的美食,一点不美,都是平常的东西:披萨、小龙虾、炸鸡、烧烤、北京烤鸭、驴肉火烧…

 

但却拍出了不一样的味道:《美食不美》

壹 ǀ 意大利人民的坚持 

 

披萨,原产地是意大利,但当它跳出意大利时,一切变得不可控。

 

特别在中国,当你去吃一份披萨时,饼面上一定布满了鲜虾、牛油果、牛肉、香肠…

再本土一点,还有腊肉、麻婆豆腐、北京烤鸭…

在意大利人看来,配得上“披萨”二字的,只能是:意式披萨。

 

所谓意式披萨,就是在面饼上只有番茄酱和奶酪,最多再添加一种食材,就不能再多了…

为此,意大利还成立了一个协会:正统拿坡里披萨协会。

 

建立此协会,目的只有一个:从源头上,保证披萨的纯洁性、先进性、战斗性。

不仅如此,该协会还编写了一本指南:《正统拿坡里制作规范》。

 

以及,一套披萨鉴赏方法:一看,二闻,三品尝。

 

一看:撕碎饼边,看看有没有齿状结构。

 

二闻:饼边应该是面包香,而非酵母味。

 

三品尝:一口咬下去,面饼在口中融化。

该协会主席说:对我们而言,拿坡里披萨是一种生活哲学。

 

是的,就算是一块披萨,也能吃出了哲学深度…

贰 ǀ 小龙虾的魔力 

 

小龙虾,是中国食客的宠儿。

据统计,2016年,中国人吃了近88万吨小龙虾…

小龙虾有多销魂?

 

一位优雅端庄的女士,可以变得野性毕露:扯头、剥壳、吃肉、吸汤汁,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小龙虾甚至让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她说:还好我妈过世得早,不然她看到我吃虾的样子,非打死我不可!

但很多中国人并不知道,小龙虾是从美国移民到日本,再经由日本转运中国…

 

所以,在美国新奥尔良的法语区(此处多生活有法国后裔),也有小龙虾身影。

 

这里的小龙虾分两种:法裔小龙虾;越南籍法裔小龙虾。

 

两者的区别是:前者是本地人,用古法制作,不添加任何食谱之外的佐料;后者是越南人移民到这里,带来的改良版小龙虾。

但大多数本地人表示:我们绝不会接受越南籍法裔小龙虾!

 

当地主营小龙虾的餐厅,也表示:小龙虾不该被改变,应该保持它原有的样子。

美国人民很幸运,毕竟只有两种口味的小龙虾,如果像中国这么多口味,估计还得爆发一次内战…

叁 ǀ 饺子

 

纽约,曼哈顿。

 

这里正上演着一场辩论:吃东西时,你选脐饺意面,还是亚洲饺子?

 

这是一场毫无意义的辩论,因为答案很明确:当然是亚洲饺子。

 

撇开身份认同不谈,让我们来看看意大利的脐饺。

主持人大卫·张,给了一个中肯评价:这不就是中国小馄饨吗?

 

为了印证亚洲饺子的美味,大卫·张和Netflix团队跑到了上海鼎泰丰…

在他们眼中,小笼包也算亚洲饺子的一种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你看到一群亚裔美国人,讲着流利的英文,唯独说“小笼包”时,发音像极了普通话…

 

中国的小笼包,在包馅时,会放入凝固的方块状“胶汁”,在蒸的过程中,胶汁融化成汤,一口下去,汤汁四溅。

大卫·张说:这是最美妙的体验。

 

但大卫·张并不满足,因为他觉得,鼎泰丰虽美味,但看不到食物本身的灵魂。

 

所以,他们去了河北,寻找中国正宗的饺子。

一位河北大妈,接待了他们。

 

虽然是临时找上门,但大妈做饺子依然讲究:面自己和,皮自己擀,馅儿是白菜猪肉馅儿,大白菜得切尖儿,切根出汤,影响口感…

 

这顿饺子很奢侈,不是因为食材,而是因为做饺子要用掉很多水,大妈这里,只供给半天的水。

大卫·张说:她们没有煤气和自来水,我这才了解到,她们要做点什么,有多艰难,我真的很荣幸来到这里。

 

吃饺子时,大卫·张问大妈:你厌倦包饺子,吃饺子了吗?

 

大妈乐呵呵地说:不厌。

这部《美食不美》于去年2月在Netflix上线,共8集,现已全部更完,豆瓣8.8分。

 

网友评论:看得好饿,文化和美食真的让人很感动,那个河北奶奶,让我想起我姥姥。

纪录片的主持人大卫·张,是一个颇具戏剧性的美籍韩国人。

 

在成为全球闻名的餐饮大亨之前,大卫·张是个十足的倒霉鬼,跑到日本学拉面,回美国开了一家面馆,却门可罗雀,濒临破产。

 

走投无路之下,他在菜单中,加了一道中国民间的食物:猪肉刈(yì )包。

刈包:发源自福州,是腊月祭神时的必备食品

猪肉刈包一经推出,大卫·张的餐厅立马排起长队,不出几年,他的餐厅不断扩展,甚至延伸到加拿大,澳大利亚。

一时间,他从一个潦倒,濒临破产的小老板,一跃成为全球闻名的餐厅创始人。

大卫·张一定想不到,这个来自中国的小吃,居然能把他推上金字塔顶端。

有趣的是,《美食不美》并不过多聚焦美食,也不诉说故事,它只通过一个个食客,告诉观众:吃东西,是很私人的事情,包含着一个人的习惯,情感,回忆。

 

有个外国人,在北京,吃咸辣鸭头,必须裹上一层糖葫芦的糖浆…

 

有个厨师,每天刷完牙,嘴里要含着一块巧克力,才能安然入睡…

 

有个上海人,实名diss鼎泰丰,因为他认为鼎泰丰的汤包里没有牛肉,失败…

乌鸦有个小伙伴,来自贵州。

他有一道挚爱的贵州美食:牛瘪火锅。

 

所谓牛瘪,就是将牛胃里还未消化的食物,取出过净,然后入汤。

 

所以,取牛瘪是技术活,早了,还没消化干净,晚了,消化过头就成了…

第一次听说时,办公室闻之大惊:你们那里吃屎啊?

 

小伙伴怒而拍桌:别胡说,那是胃液,入汤做成火锅,味道可香了!

 

无论别人怎么diss这道菜,无论走到哪里,吃到什么,他总忘不了这锅让我们闻风丧胆的牛瘪火锅…

其实,这就是个充满变化的时代。

 

今天,一家公司还前途明朗,明天,就宣布破产;今天,微信是这个版本,明天,微信又变成另一个版本;今天你还是公司的职员,明天,你就被炒鱿鱼。

 

更糟心的是,在老家,你的菜是香辣口味,出了家门,就变成鲜甜口味。

 

正如前几天罗振宇先生演讲时所说的那句“正确的废话”:以前,变化可能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现在,变化可能成了生活本身。

可是,在这瞬息万变中,当我们的大脑和身体都已经适应这样的“善变”时,我们的味蕾,却依旧顽固的坚守着“儿时的味道”…

 

在《美食不美》中,你就能看到各种各样的顽固:意大利人对披萨的偏执,新奥尔良人对法裔小龙虾的坚持,河北大妈对饺子的忠心耿耿…

纪录片中,有个上海人说:儿时熟悉的味道很重要,它会伴你终生。

 

或许,对儿时味道的迷恋,是在这个速变巨变的时代中,我们最后的坚持,而这份坚持,给了我们安全感、稳定感、认同感和身份认同…

这就好比,每年春节,回到重庆,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我总会打开车窗,窗外这座正在大拆大建的城市,如此陌生,只有当满街火锅味飘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到家了。

回复“美食不美”

获得观看链接

狗十三 |  海王  龙猫 | 蜘蛛侠:平行宇宙


上学路 |  毒枭  西南联大 | 大江大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