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分国产神作回归:这世间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抛一枚硬币,正面的概率是50%。

连续抛22次,次次都显示正面,概率小得可怜,差不多是百万分之三。

要是中奖,这是天大的幸运。

要是生病,这就是天大的不幸。

人间世  第二季

有一种可怕的癌症,叫作恶性骨肿瘤,得这种病的概率,正是百万分之三。

为了对抗病魔,患者可能要经历以下这些过程:

往身体里埋上一根管子— —“静脉输液港”,此后一年,数不清的药水从这里流进身体,对抗癌细胞。

挂盐水,这当然是医生骗小孩子的说法,所谓的盐水其实是各种各样的高浓度化疗药水。

它会让你吃不下饭、恶心、呕吐,也会让你掉头发……

锯开骨头生病的地方,把骨头拿出来,切除上面的肿瘤,再把没有癌细胞的骨头放回身体。

这就是患恶性骨肿瘤的孩子,保命的唯一途径。

第一次经历这些过程的孩子,从手术室出来时,往往哭闹不止,因为太疼太难受了。

经历过的孩子,对于这种反应却是再熟悉不过,“谁出来都是这个样子,没有办法”。

可能你已经发现了,患这种病的多数是孩子。

9岁,11岁,13岁,含苞待放的年纪,却早早地承受了连大人也难以忍受的痛苦。

这些坚强的孩子,正是纪录片《人间世》第二季的主人公们。

《人间世》第一季播出时,厂长给大家安利过。

那些悲欢离合,那些生死一线的紧张时刻,病人的脆弱,病患家属的绝望,医护团队拼力抢救还是没能救回病人的无力……

拒绝美化医院里发生的一切,它冷静、写实的风格深深地震撼了许许多多的人,豆瓣评分高达9.6。

第二季,又是两年。

9个摄制组,50个人,蹲守医院,陪着200多个拍摄对象一起哭,一起笑,一起经历了他们生命当中的重大时刻。

尽管并不会有人真的期待《人间世》的回归,看过的人一个个还是哭成了泪人。

蔡炫安,11岁,病房里的人都叫他“安仔”。

他是一个特别喜欢玩游戏的男孩子— —

因为“游戏里面人有很多命,输了重来就好了,不像他自己,只有一条命,因为骨肿瘤不得不做了截肢手术,左手再也长不回来了”。

生病之前,安仔特别喜欢打篮球、玩滑板,截肢之后,他几乎很少出门。

非要出门的话,也会磨蹭很久,让妈妈把他左边空荡荡的袖管捏出点形状,然后走在妈妈的右边。

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装假肢,不装机械手,装美容手,就像他从来没有生过病一样,健健康康地回到学校继续读书。

装假肢的那天,安仔特别兴奋,让妈妈拍了很多照片,他满心欢喜地以为肿瘤已经切除了,他马上就可以回到学校读书了。

却不知道,此时癌细胞已经转移到了肺部。

在很多人都还沉浸在过年的喜悦中时,安仔被紧急送往医院,坐在病床上,他哭着说“我想我的同学,我不想留级”。

痛哭之后,他一遍遍恳求医生有没有一步登天的办法,“我真的已经是极限了”……

在被病痛折磨的日子里,安仔一点点被透支着,从生气、哭闹再到后来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软弱。

“顶不住怎么办?”

在最后的那些日子里,虽然身体已经十分虚弱,他还是跟妈妈约定老了以后要照顾她,温柔地跟妈妈告白:

妈妈,宝贝永远爱你。

即将升初三的那个夏天,13岁的王思蓉正在准备期末考试,就是在那段时间,她的腿一直在疼。

她以为是自己在长个儿,却没想到骨头里长了骨肉瘤。

住院之后,每次妈妈被医生叫出去的时候,她都特别敏感,害怕妈妈在瞒着她什么,害怕保不住自己的腿。

“假如要截我肢,就给我申请安乐死,你不给我申请安乐死,我自己爬着也要去寻死路。”

手术那天,王思蓉笑着对医生说“你下手轻一点哦”,妈妈还跟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不会哭。

可看到女儿从手术室推出来的那一刻,她赌输了,身体抑制不住地发抖。

一旁的亲戚赶忙过来劝住她,别让孩子看见。

也许是因为生病的关系,这些孩子显得特别成熟,有些话你根本就不相信是从一个孩子口中说出的。

有的虽然年纪小,却异常懂事、乐观。

9岁的刘子涵乐于把自己的好运糖分给病友,她知道挂药水嘴里会苦苦的,可要是含一颗糖就会好甜好甜。

13岁的杜可萌,说她们的病房是“美少女病房”,生病之后,她给自己开了一个公众号,分享自己的患病经历和骨肿瘤的相关信息。

在本片拍摄期间,她还承担了配音工作。

有些看过之后的网友认为,《人间世》第二季不真诚了,给患者拍MV、让患者配音破坏了气氛。

可是他们没有看到,这些孩子有多么开心,那是他们在生病期间能抓住的为数不多的快乐。

就算伤痕累累,也一定要站上舞台,展现自己最棒的模样。

同样令人心疼的,还有孩子的爸爸妈妈。

天知道每次孩子疼的时候,他们的心未尝不是疼上千百万倍,如果可以,他们多想替孩子来承受这一切苦痛。

蔡炫安的父母,手机、DV几乎不离手,他们害怕呀,害怕哪天孩子就离开了,真到那时,好歹还有这些照片、视频。

这世上啊,最可恶的就是病,就像一把钝刀,不致命,一刀一刀的磨得你钻心疼。

它躲在你的身体里,躲在你爱的人的身体里,一点点蚕食着健康。

你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从前啥都不信的人,家里有病人之后啥都开始信了,什么神,什么佛,都拜,都求。

最怕转瞬即逝的希望,那比自始至终的绝望更绝望,一遍又一遍,折磨得人身心俱疲。

可生活不是童话,不是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杜可萌说她有一次做梦,梦见了这样一种结局:

我和小伙伴们脱去了病号服,走出了病房,我们拉开厚厚的铁门,穿过重重的迷雾,拿着属于自己的武器,对抗着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们身后,爸爸妈妈和医生们一个个走过来,他们拥抱了我们,和我们说,生命对谁来说都是短暂的,每个人都像烟花一样,都会有自己最绚烂的时刻。

如果这不是一场梦,该有多好啊!

商务合作:2933848588

动动手指,给厂长好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