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性毒品”的千亿帝国:美国禁售,中国6000万人上瘾

  • A+
所属分类:头条
广告也精彩

“软性毒品”的千亿帝国:美国禁售,中国6000万人上瘾

作者 | 蔡文姬

来源 | 金错刀(ID:ijincuodao)

“他们被割掉舌头,他们被切去牙床,狰狞的手术伤疤撕裂了他们的脸庞,癌变的噩耗宣布着他们的死亡…

他们曾经都是槟榔的痴迷者,是那颗黑色的果子,将他们带入了病魔的深渊。”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

在湖南,槟榔就像一种社交手段一样,亲戚朋友见面,随手递给对方一颗槟榔,就像递烟一样频繁,甚至为了逗孩子,还会喂给儿童。

这种“食品”,正在悄悄地伤害至少6000万中国人。

在湖南,还流传着连小孩子都可以背的出的顺口溜:“槟榔加烟,法力无边;槟榔泡酒,永垂不朽。 ”

但实际上,没有什么永垂不朽,10年的时间,中国口腔癌病变高发,蹭蹭地涨了20倍。

根据相关研究表明,66%的咀嚼槟榔者有口腔粘膜病变,而不咀嚼槟榔者仅1.5%有口腔粘膜病变。

这么多年过去了,嚼槟榔的人非但没有变少,这一游走在“黑产”边缘的农作物,还搭上了互联网的顺风车,从湖南蔓延至全国,被国人嚼出了个千亿帝国。

在中国,60%以上的口腔癌患者,都有常年嚼槟榔的习惯。正是因为口腔癌,他们不得不割掉舌头、牙床等病变部分,成为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

而实际上,槟榔在咀嚼的过程中,仅仅只有一个“提神续命”的作用,但嚼槟榔危害却数不胜数。

摆在眼前的数据是:

在世界所有食用槟榔的国家和地区,槟榔都已成为当地口腔癌的罪魁祸首。在槟榔最大消耗国印度,口腔癌发病率世界第一。

在人口不过700万的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60%居民嚼食槟榔,口腔癌患病率高达千分之二。每年超过25000人,因为口腔癌而死亡,而在中国最大槟榔食用省份湖南,口腔癌患病率超出全国平均20倍。

前些年,电视台出现过大量关于口腔癌患者的报道。关于病史,一问一个准,十个有九个是嚼槟榔爱好者。

也有一些槟榔爱好者能幸免于难,但在生活质量也并不高。

还有像这样人到晚年,牙齿被腐蚀成黑渣的老太太。

在中国台湾,国民健康局倡导民众戒槟榔。

加拿大全面禁售槟榔,美国禁止各州运输槟榔,印度法律规定槟榔产品必须贴上明显的警告标签。

只有号称“毒品大国”的缅甸,本地“槟榔”会被包裹在这种叶子里售卖,在大街小巷随处可见。

而另一个槟榔消费大国,就是中国。

“软性毒品”背后,

千亿级商机推着人们往深渊走

在槟榔被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为“软性毒品”之后,槟榔在中国并没有被扼制住,反而被槟榔巨头们推着走,创造出了一个千亿级规模的产业。

在生产车间中,这一团团棕黑的东西,早在2003年,就被国际癌症研究中心确定为一级致癌物,与之并列的,还有砒霜。

一级致癌物的危害有多大?前些年毒害幼儿的“三聚氰胺奶粉”,才是三级致癌物。

我们常吃的油炸薯片,含有丙烯酰胺,为二级致癌物。但致癌性最强的槟榔果,却从来没有被万人唾弃,反而成了社交必备品,不论男女老幼,人们像嚼口香糖那般轻松。

2012年,世界卫生组织又列出一个1类致癌物清单,有三种致癌物质明确与槟榔有关。

前些年,央视在《新闻联播》和《新闻30分》上,普及了“口腔癌高发,患者多爱嚼槟榔”这一常识。

不同于其他癌症,口腔癌一旦病发,治疗过程及其痛苦,被切脸刨肉的创伤,不论是心理还是生理,没有一个人能挺过来。

在这种血淋淋的悔恨中,有些人不敢面对,只能选择自杀。

2013年7月,已经被割脸的刘桑果,检查出癌细胞已转移至肺部和大脑,最终在悔恨和痛苦中离世。他的妻子唐娜无法承受这种噩运,整夜以泪洗面。

面对“杀人凶手”和背后更庞大的利益集团,她无力哭诉:“还能怎么办,只能等死了……”

但是在如此强有力的证据下,槟榔产业的获利者,还在为这种残忍的“夺命果”狡辩:槟榔不仅无害,还是纯绿色食品!吃了能让人延年益寿,返老还童!

最近的热播网剧《怒情湘西》中,就有某品牌槟榔的广告植入。

而某品牌的槟榔已经三年连续在湖南卫视春晚上冠名。

在湖南卫视2018年元宵喜乐会中,主持人沈梦辰现场口播槟榔广告时提到:“一下子就让你精神抖擞、返老还童,找回年轻的状态。”

2018年,快手冠名湖南卫视明星综艺《声临其境》花了1.5个亿;2018年,金典牛奶冠名湖南卫视王牌综艺《歌手》花了5个亿。

而某槟榔品牌,连续三年冠名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春晚、元宵喜乐会,冠名费之昂贵可想而知。

2018年10月,三湘都市报报道了一篇《高端槟榔市场千亿规模可期》——

这也从一定程度上说明,槟榔产业已经发展的相当成熟,还赶上了互联网的顺风车,从湖南卖到了全中国。

一面是世界卫生组织、央视的揭露;一面是商业化的槟榔产业有望超千亿的规模。相比之下,天平最终还是倒在了资本的那一边。

从家庭小作坊到“高端零食”

仅仅用了10年

前些年,槟榔还是家庭小作坊生产。

2013年6月4日,潇湘晨报记者拍到湖南一家龙头槟榔企业,正在使用煤炭熏制槟榔。

熏制槟榔的车间不堪入目:屋顶四壁焦黑。

这种熏制方法,将导致槟榔砷超标。而砷,是砒霜的主要成分。而最后熏制好的槟榔果,也跟车厘子一样,有个头大小、成色好坏之分。

普通一点的槟榔,“进货价3元到6元,卖出去就是10元到20元,这是一桩不会赔本的买卖。”而随着槟榔产业高歌猛进,各种大大小小的槟榔生产加工商就像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

甚至还发展出了“高端槟榔”,一包最高卖到了50元。据某知名槟榔品牌创始人称:“湖南已经是一片红海,必须开辟新的蓝海。这就需要往高走,往外走”。

2018年,在某槟榔品牌成果发布会上,营销总监介绍:

2018年,高端槟榔总终端网点,逾百万个。同时,销售覆盖城市多达415个,比2017年的207个增加了208个。

涵盖湖南、湖北、广东、江西、海南、贵州等诸多省份。累计销量超4亿包。

无疑,在2019年,这个数字还会呈指数型嗖嗖上涨。面对“槟榔致癌”的问题,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某槟榔大厂,创始人振振有词地回应:

早期的槟榔都是采用烟熏工艺,生产出的槟榔称为“烟果”,烟熏槟榔具有一股醇香并且能够防腐、防霉变,生产过程就简单很多,因此当时没有多少厂商愿意采用青果工艺;而烟熏工艺生产的槟榔,含有容易导致癌症的“黑渍”。

但事实上,业内龙头企业早已对槟榔核心生产工艺进行创新。目前行业内80%的企业都摈弃了传统的烟熏手法,采用无烟熏技术和青果精制技术,通过原籽蒸汽烘干法,不经烟熏、以蒸汽烘干的槟榔叫做“青果”,相比于传统工艺生产的“烟果”,不但口感更佳、在食用安全上也有了质的飞跃,避免了烟果中的有害物质。 

总结一下就是:致癌的是烟熏工艺的“烟果”,并非现代化工艺的“青果”。

但事实上是这样吗?返回去在看一下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一级癌症清单,你就会发现,不管烟熏不烟熏,槟榔本身就致癌。

在资本利益的裹挟下,“槟榔大亨”们蒙眼狂奔,不仅让千万人忍受口腔癌带来的痛苦,还让城市也染上了癌症。在湖南湘潭,随地可见的槟榔汁,猩红可憎,腥臭难闻。

在海南万宁,槟榔真正的故乡,像这样土灶熏制槟榔加工作坊,海南全省约有10000多个,这些小作坊在熏制槟榔时产生大量刺鼻浓烟,使得海南“榔烟”四起。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近300亿元的槟榔市场,湖南一个省的槟榔消费规模就撑起半边天。

2017年,湘潭从事食用槟榔加工的规模企业超过30家,年产量20余万吨,年产值超过200亿元。

2018年,湖南省的槟榔总产值一跃超过500亿元。

“千亿规模可期”,并不是他们夸下的海口。

在湖南常德,有人目睹亲人因嚼食槟榔去世后,给“槟榔配烟,法力无边”这句广告语,补充了下半句:

「再吃几年,坟头冒烟。」

在医学界,大量的科普文,以及临床病例,用血琳琳的事实告诉人们,槟榔致癌,珍爱生命,远离槟榔。

最让人痛恨的是,嚼槟榔非但没有像呼吁人们戒烟一样被行业所规范,反而还在一些电视台猛烈宣传鼓吹。

在资本的裹挟下,人命当真不值一提吗?

参考文献:

《丁香医生:他们被割掉舌头,切去牙床,用生命告诉世人这个事实》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

近期热点文章:

为什么说,2019年将是无数人改变命运的绝佳之年?

华为,你终于活成了他们害怕的样子

古代一穷书生赶考途中睡了90多位小姐之后,得出如下耐人寻味的结论

脸和屁股的年终考核(经典)

奶头战略,令人胆战心惊

一个聚百万老板的人脉圈子

老总生意经

ID:SuccessfulGroup

                                文章不错 请点“好看”↓↓↓

  • 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
新款宽松斗篷
印花修身无袖连衣裙
iPhone 配件
商品2
广告也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