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专栏】中美关系视角下的人工智能发展

中美关系视角下的人工智能发展

作者:陈定定

首先,目前中美两国之间存在比较严峻的竞争,这对于研究人工智能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背景。自 2017 年以来,中美两国关系出现了很大的变化,表现为美国对于中国的战略意图观感进一步在负面化。三年之前,美国也许存在多方面的争论,主要包括中国是否存在恶意的动机,是否要在亚洲乃至全球赶上并且替代美国。据此,很多学者作出了中美两国实际上已经进入了战略竞争阶段,甚至是“冷战”阶段的论断。但是对于这一论断,仍有必要进行深入的讨论。美国哈佛大学埃里森教授此前到访中国,具体讨论了中美是不是值得一战以及“修昔底德陷阱”的问题。笔者在与埃里森教授的讨论中认为,正因为该问题具有可讨论性,中美之间应该且能够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在聚焦中美关系时应当注意到,中美两国经济关系表现得并非过于糟糕,关键在于是否可以良好地管控经济,使其进入相对正常、成熟、常态的阶段。相反地,如果不警惕现阶段两国竞争关系中存在的问题,两国经济关系可能会失控,其中比较典型的便是科技方面的竞争。

人工智能作为一种“杀手锏”式的技术,对未来国家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面对人工智能发展的不确定性,很多国家表现得无从下手,但并不妨碍各国出台相应的计划。中国也制定了“中国制造 2025”和《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但是问题在于计划的落实仍然存在挑战。从世界范围来看,美国仍是世界领导者的角色,在众多技术领域,包括军事技术、人工智能等方面处于领先的位置,中国与美国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在追赶过程中,中国仍需要在军事、文化、社会等各个方面进行大量的投入和研究创新等,紧跟时代的潮流。在美国人工智能的发展中,众多大型公司占据了重要的位置。从数量上看,美国拥有 100 万人工智能工程师,而中国最多大概在 50 万左右,虽然从数量上看我国已经投入了很多,但是在质量上仍无法跟美国相比,可能还需要至少十年才能够出现较高素质和技术水平的工程师。从投资水平上看,2017 年中美两国的投资相差不多,但是 2018 年的总投入还未知。总体而言,保持对人工智能的高投入水平是可行的选择。从战略研究上看,国内的大学、企业也在努力追赶。中美两国的人工智能战略存在差异,与奥巴马政府比较重视人工智能不同的是,现任美国政府对人工智能的兴趣表现一般,而我国专门制定了国家计划并进行了大量的研发。相比较而言,美国的优势在于强大的产学研和消费市场整合的力量,而我国主要是依靠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来推动。从对待人工智能技术的视角和观点来看,我国与欧美国家之间存才很大的差异。我国更加强调人工智能有利的一面,而欧美则比较重视人工智能可能带来的风险,但是相同的是,各国一致认为应当占领未来人工智能的技术高地。

人工智能对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的影响,主要存在三种变量。

第一,人工智能将在多大程度上增加各国的综合国力,目前仍然难以明确。在讨论过程中有专家提出,如果人工智能对中国 GDP 的贡献率达到 10%,毫无疑问将会大大缩减中美之间的差距。假设中国在 GDP 不断提升的情况下,能够投入大量资源到人工智能领域,那么中美相对实力的对比也能够有所改变。按照现有人工智能的发展趋势,未来我国的国际地位将与今日有明显不同,但此种趋势是否能够持续仍然未知。

第二,人工智能对于经济、政治、社会以及区域秩序能够产生何种程度的影响。从国内方面看,我国对于人工智能的社会影响研究还不够,欧美国家对于人工智能社会影响的关注度更高,因此,我国也应当加强针对性的研究。从全球范围内看,中国、美国、印度、日本、欧洲是世界人工智能发展的领先国家,在这种情况之下,其他国家和地区人工智能的发展,假如它们不进行独立开发,可能会加入到上述五国之一参与开发,此举会对未来人工智能的格局产生重大的影响。以东南亚国家为例,假如在人工智能发展上不选择中美任何一方,对于该地区安全上依赖美国,经济上依赖中国的部分国家来说,如何抉择成为了需要慎重考虑的难题,同时也会影响到区域乃至全球的人工智能格局。

第三,未来的国际秩序是否会因为人工智能的发展而发生重大的变革。人工智能的出现,可能会导致部分国家更不愿意或者更愿意发动战争。因此,人工智能对战争的影响也需要慎重考虑。以中美关系而言,美国仍然是一流、领先的国家,在人工智能领域处于主导地位,美国自身对人工智能的重视程度越高,其人工智能的实力也就越高。现阶段,由于国内党派政见的分歧和其他国家之间的矛盾,影响了其人工智能的主导地位。对美国而言,应当对其主导地位抱有信心,同时也应当欢迎和平的竞争,对其自身和其他国家均是有利的。

作者介绍:



陈定定

陈定定,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21世纪丝绸之路研究院副院长,著名社会智库海国图智研究院创始人兼院长,曾任国际研究学会(ISA)亚太区副会长(2014-2018),现兼任德国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美国霍普金斯大学SAIS学院客座研究员,著名国际问题英文杂志《外交官》的专栏作家。主要研究领域:国际关系理论、中美关系、中国外交和国际公众舆论等。

海国图智研究院

海国图智研究院是新型社会独立智库,位列2018中国社会智库排行榜第五,由芝加哥大学政治学博士、暨南大学陈定定教授于2015年在深圳发起创立,总部位于广州 。


“海国图智”名称源于清代启蒙思想家、中国近代“睁眼看世界”第一人魏源所撰《海国图志》。研究院聘请海内外知名学者及专家组成学术委员会及理事会,由院长负责统筹协调国内外优秀青年学者及专家资源,致力于通过高质高效的研究团队、独立客观的研究视角及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对中国和世界当前面临的问题和挑战从创新思维角度提出具有实际意义的解决方案。


旨在为中国公众及政策制定者提供科学、公正及客观的政策分析、研究报告及学术向导,在国际政治经济、国际安全、国家战略及国民认知等方面推动学术研究及政策观察,为政府、企业以及个人客户提供一流智力支持和决策咨询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